藏宝图

您当前位置:主页 > 藏宝图 >

特朗普十年未缴税并不意外20年前《财富》就预言

发布日期:2021-09-18   

  7月7日,特朗普在华盛顿白宫东厅与学生及教师代表、校园行政人员共同讨论如何在疫情期间安全开学。图片来源: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据《纽约时报》9月27号晚间报道,特朗普在2016年和2017年,即其大选之年以及入主白宫的第一年,分别都只支付了750美元的联邦所得税。更“爆炸”的是,报道同时还指出特朗普在2000年之后的15年间,有十年完全没有缴纳联邦税。

  如此看来,尽管特朗普在这几年间无时无刻不在鼓吹自己的财富及成功,并坚决向国税局声明自己没有欠税,但其中孰真孰假,仍然值得商榷。

  根据他的说法,“特朗普已经向联邦政府缴纳了数千万美元的个人所得税。”特朗普本人方面,则直接将这则报道定义为“假新闻”。

  但《纽约时报》并不认可特朗普的说法,表示记者已就所有可获取的公开及保密信息进行了核实,与特朗普有关的所有税收信息都具有“合法的信息来源”。

  “特朗普手中的主要生意一直在亏,不管是他旗下不计其数的高尔夫球场,还是他在华盛顿的酒店,每年就算不亏个几千万美元,至少也得有几百万美元。”《纽约时报》的记者拉斯•比特纳、苏珊•克雷格及迈克•麦金太尔透露道。

  事实上,特朗普在早期曾经通过做真人秀节目《学徒》捞过一笔,但这些年他的积蓄也渐渐花光了,还卖掉了手中几乎全部的股票,因而也就无力继续填补自己房地产市场的亏空。

  据《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目前手中还有高达4.21亿美元的欠条,其中大部分将在未来四年到期。换而言之,如果特朗普继续连任,他的债主就会陷入前所未有的尴尬境地,更需要思考——要不要对一个在位总统追债?

  除此以外,该篇报道还有很多有关特朗普的其他爆料。它指出特朗普在录制《学徒》期间曾经将7万多美元的“美发费用”移为“营销支出”进行上报报销。不过,纵观全文,最令人瞠目结舌的结论其实是:特朗普压根算不上是一个好商人。

  当然,这个发现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特朗普入主白宫之前,《财富》杂志发布过的两篇经典故事就曾经揭露过特朗普本人和其公众形象之间的差距。

  在2000年4月3日发布的《唐纳德•特朗普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一文中,作者杰里•尤瑟姆就把读者带入到了特朗普夸夸其谈下的高杠杆商业世界——在那里,哪怕大西洋赌城的生意再好,特朗普一样可以把自己拖入债务危机之中。

  当年尤瑟姆此文发布之时,特朗普的赌场已经欠下了18亿美元的高收益债务,而其账面上的2.16亿美元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

  20世纪末21世纪初本该是房地产行业最为繁荣的时期,然而在1999年,特朗普的赌场不仅不能盈利,还报亏了1.34亿美元,其标普债券评级也由“垃圾股”变为了“更垃圾的垃圾股”。

  这篇写于20年前的文章所描述的现象,在今天看来也毫不违和,就像两天前刚写的那样。

  尤瑟姆曾经在杂志上写道:“然而最令人不安的是,特朗普倾向于用他赌场公司的公款中饱私囊。这笔钱包括但不限于他每年从该公司赚得的500万美元年金,以及他私人的727飞机飞行员也在赌场公司的工资单上……或许还包括,他让这家已然陷入资金纾困的公司借给他2600万美元,用来偿还他以个人名义向投资公司Donaldson Lufkin&Jenrette所借的贷款。”

  特朗普则愤怒地向《财富》杂志否认了这一点:他没有任何不当行为,并发誓要还清债务。但许多了解他的人还是心存质疑。

  尤瑟姆在2000年就写过:“有几位与特朗普关系密切的人,或对他表示同情的人告诉我,他不适合经营一家上市公司。鉴于特朗普公司股价低迷的部分原因是华尔街对他本人走红的过敏反应(分析师称之为‘唐纳德因素’),一个显而易见的解决方案就是,特朗普自觉离开管理层。一位行业高管估计,仅此一步就能够让股价上涨30%。”

  然而,与特朗普永远不太稳定的商业帝国相比,更令人震惊的是,他一直对世人视他为“不靠谱的商人”耿耿于怀,心有不安。特朗普在与尤瑟姆的电话交谈中表示,如果《财富》杂志要“说他的现金流有什么不好”,他将“把这家杂志告得倾家荡产”。

  四年后,作家丹尼尔•罗斯在记述特朗普的作品《战利品生活》中对他做了精彩的刻画,重新审视了特朗普这种对自我形象的迷恋。该作品也登上了2004年4月19日版《财富》杂志的封面。

  特朗普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纽约房地产大亨之子。罗斯写道:“他出资缔造了一个建筑帝国,拥有一众酒店和赌场,一支由道格•弗鲁蒂领导的美国橄榄球队、一艘284英尺长的游艇(由讽刺特朗普的漫画《杜恩斯伯里》中提到的角色‘杜克’掌控)和一家航空公司。而这些资产大都来自银行的巨额贷款,他用来抵押担保的只是个人名义——他甚至说服银行通过换取他公司股权的方式贷款给他。”

  “当20世纪90年代初的经济衰退袭来时,特朗普开始拖欠贷款,他发现自己有近10亿美元的债务,都是他以个人名义担保的。他与银行达成了交易,出售他的资产,还上了一部分。作为回报天空澳门天天彩资料大全。银行则不对外宣称他个人的破产状况。当时的报道称,银行每月向特朗普提供45万美元的津贴。他却予以否认:‘说实话,这对银行来说不是很糟糕的公关吗?’”

  特朗普的“个人名义”是否如他所说,值数十亿美元?还是只值其中的一小部分?罗斯写道,《财富》杂志想要深挖特朗普财务状况的努力“除了一点模棱两可的东西,什么都发现不了:他们可以看到的只是一系列公司和合作伙伴的名字,而所有的交易都深藏其中,要知道他负不负债,取决于能不能亲自与特朗普交谈。”

  13年后重新回顾这段往事,已经是LinkedIn执行总编的罗斯告诉科技网站Recode的记者彼得•卡夫卡,特朗普“非常在意这一点,即努力让人意识到他是一个成功的商人。” 2004年,罗斯创作的《学徒》成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真人秀节目。

  “节目中展示的是一位非常成功的人,他竭力确保作为记者的我能够意识到他的成功,一遍又一遍地向我展示有关他的高尔夫球场的文章。”

  罗斯说:“我此前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即有人如此渴望让我知道,他们是多么重要,其他人也认为他们是多么成功。”(财富中文网)

  据《纽约时报》9月27号晚间报道,特朗普在2016年和2017年,即其大选之年以及入主白宫的第一年,分别都只支付了750美元的联邦所得税。更“爆炸”的是,报道同时还指出特朗普在2000年之后的15年间,有十年完全没有缴纳联邦税。

  如此看来,尽管特朗普在这几年间无时无刻不在鼓吹自己的财富及成功,并坚决向国税局声明自己没有欠税,但其中孰真孰假,仍然值得商榷。

  根据他的说法,“特朗普已经向联邦政府缴纳了数千万美元的个人所得税。”特朗普本人方面,则直接将这则报道定义为“假新闻”。

  但《纽约时报》并不认可特朗普的说法,表示记者已就所有可获取的公开及保密信息进行了核实,与特朗普有关的所有税收信息都具有“合法的信息来源”。

  “特朗普手中的主要生意一直在亏,不管是他旗下不计其数的高尔夫球场,还是他在华盛顿的酒店,每年就算不亏个几千万美元,至少也得有几百万美元。”《纽约时报》的记者拉斯•比特纳、苏珊•克雷格及迈克•麦金太尔透露道。

  事实上,特朗普在早期曾经通过做真人秀节目《学徒》捞过一笔,但这些年他的积蓄也渐渐花光了,还卖掉了手中几乎全部的股票,因而也就无力继续填补自己房地产市场的亏空。

  据《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目前手中还有高达4.21亿美元的欠条,其中大部分将在未来四年到期。换而言之,如果特朗普继续连任,他的债主就会陷入前所未有的尴尬境地,更需要思考——要不要对一个在位总统追债?

  除此以外,该篇报道还有很多有关特朗普的其他爆料。它指出特朗普在录制《学徒》期间曾经将7万多美元的“美发费用”移为“营销支出”进行上报报销。不过,纵观全文,最令人瞠目结舌的结论其实是:特朗普压根算不上是一个好商人。

  当然,这个发现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特朗普入主白宫之前,《财富》杂志发布过的两篇经典故事就曾经揭露过特朗普本人和其公众形象之间的差距。

  在2000年4月3日发布的《唐纳德•特朗普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一文中,作者杰里•尤瑟姆就把读者带入到了特朗普夸夸其谈下的高杠杆商业世界——在那里,哪怕大西洋赌城的生意再好,特朗普一样可以把自己拖入债务危机之中。

  当年尤瑟姆此文发布之时,特朗普的赌场已经欠下了18亿美元的高收益债务,而其账面上的2.16亿美元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

  20世纪末21世纪初本该是房地产行业最为繁荣的时期,然而在1999年,特朗普的赌场不仅不能盈利,还报亏了1.34亿美元,其标普债券评级也由“垃圾股”变为了“更垃圾的垃圾股”。

  这篇写于20年前的文章所描述的现象,在今天看来也毫不违和,就像两天前刚写的那样。

  尤瑟姆曾经在杂志上写道:“然而最令人不安的是,特朗普倾向于用他赌场公司的公款中饱私囊。这笔钱包括但不限于他每年从该公司赚得的500万美元年金,以及他私人的727飞机飞行员也在赌场公司的工资单上……或许还包括,他让这家已然陷入资金纾困的公司借给他2600万美元,用来偿还他以个人名义向投资公司Donaldson Lufkin&Jenrette所借的贷款。”

  特朗普则愤怒地向《财富》杂志否认了这一点:他没有任何不当行为,并发誓要还清债务。但许多了解他的人还是心存质疑。

  尤瑟姆在2000年就写过:“有几位与特朗普关系密切的人,或对他表示同情的人告诉我,他不适合经营一家上市公司。鉴于特朗普公司股价低迷的部分原因是华尔街对他本人走红的过敏反应(分析师称之为‘唐纳德因素’),一个显而易见的解决方案就是,特朗普自觉离开管理层。一位行业高管估计,仅此一步就能够让股价上涨30%。”

  然而,与特朗普永远不太稳定的商业帝国相比,更令人震惊的是,他一直对世人视他为“不靠谱的商人”耿耿于怀,心有不安。特朗普在与尤瑟姆的电话交谈中表示,如果《财富》杂志要“说他的现金流有什么不好”,他将“把这家杂志告得倾家荡产”。

  四年后,作家丹尼尔•罗斯在记述特朗普的作品《战利品生活》中对他做了精彩的刻画,重新审视了特朗普这种对自我形象的迷恋。该作品也登上了2004年4月19日版《财富》杂志的封面。

  特朗普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纽约房地产大亨之子。罗斯写道:“他出资缔造了一个建筑帝国,拥有一众酒店和赌场,一支由道格•弗鲁蒂领导的美国橄榄球队、一艘284英尺长的游艇(由讽刺特朗普的漫画《杜恩斯伯里》中提到的角色‘杜克’掌控)和一家航空公司。而这些资产大都来自银行的巨额贷款,他用来抵押担保的只是个人名义——他甚至说服银行通过换取他公司股权的方式贷款给他。”

  “当20世纪90年代初的经济衰退袭来时,特朗普开始拖欠贷款,他发现自己有近10亿美元的债务,都是他以个人名义担保的。他与银行达成了交易,出售他的资产,还上了一部分。作为回报,银行则不对外宣称他个人的破产状况。当时的报道称,银行每月向特朗普提供45万美元的津贴。他却予以否认:‘说实话,这对银行来说不是很糟糕的公关吗?’”

  特朗普的“个人名义”是否如他所说,值数十亿美元?还是只值其中的一小部分?罗斯写道,《财富》杂志想要深挖特朗普财务状况的努力“除了一点模棱两可的东西,什么都发现不了:他们可以看到的只是一系列公司和合作伙伴的名字,而所有的交易都深藏其中,要知道他负不负债,取决于能不能亲自与特朗普交谈。”

  13年后重新回顾这段往事,已经是LinkedIn执行总编的罗斯告诉科技网站Recode的记者彼得•卡夫卡,特朗普“非常在意这一点,即努力让人意识到他是一个成功的商人。” 2004年,罗斯创作的《学徒》成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真人秀节目。

  “节目中展示的是一位非常成功的人,他竭力确保作为记者的我能够意识到他的成功,一遍又一遍地向我展示有关他的高尔夫球场的文章。”

  罗斯说:“我此前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即有人如此渴望让我知道,他们是多么重要,其他人也认为他们是多么成功。”(财富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