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博彩网

河南洛宁高鹏起——我的高中

更新时间:2019-03-04

“鹏起,快回家吧,有人来找你了!” 我立即放下工具同他一起往回走。刚进门,我一眼就看见那人坐在窗外:

“怎么下来了?你的准考据已经找到了。”我说:“谢谢大家,不过我的题已经做完了。”据说上场时,他们把我的所有资料都翻了一遍,提纲也拆开了,是在一本页子中夹着的。

那是一个中午,我正在地里干活,突然一个街坊跑得呼呼歇歇地找到我:

“你被高中录取了!真不容易啊,这一下该安心了吧。”

考上高中难,能顺利地上完高中那就更难了。

看到这张录取告知书我又惊又喜,又有些茫然。我想到了很多很多,记得两个月前参加高中测验,由于思维缓和,把准考据损失了。这边已该上考场了,但我的证件还未找到,急得我满头大汗,送考老师也急得团团转。

“别慌,总会找到的。” 校长张效贤一边安慰我,一边向当时教诲局的监考主任雷玉林请示:“这是咱们学校的好学生,又是学生会主席,是否让他先上考场,我组织老师们全力寻找。”雷主任考虑了一会终于允许了。

在考场,我边答题边想那张准验证。当时的监考老师是洛宁高中来的,他叫吉兆君,只见他背着手在考场上走来走去,还一直到我面前忠告:“小鬼,你可是不准验证的啊!”

“鹏起,我是来给你道喜来了。”他迅速地从包里抽出一张纸,我一看是一张入学告诉书。

见我走出了教室,老师们就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说:

“老师,原来是你啊” 我热情地迎上去,去拉翟六卿老师的手,他正是我初三的数学老师。

时间回到了一九六三年。建国后至文革前,洛宁县对教育工作抓得很扎实,教导品德相对也高。全县就一所高中,不仅有洛宁学生,伊川、宜阳、卢氏等县的学生也纷纷前来就读。因此能到洛宁高中上学也是豫西良多学子梦寐以求的。

我简直弛缓极了,离考试结束还有二十分钟我就下场了,这是一场物理考试。